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吕建凤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我的微故事  

2013-02-16 14:57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“知道该如何促进经济发展吗?”“减少不必要消费以节约成本;集中资源用于先进生产力建设投资以提高经济竞争力;加大出口以增加财富流入。”“错了,应该减少出口、减少投资;扩大消费!”“那不是不利于生产力进步吗?”“你看西方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。”“我明白了,你爸爸之所以活到了七十多岁,是因为患有癌症、白血病、老年痴呆症。祝你像你爸爸一样长寿!”

        “知道西方国家为什么发达吗?”“因为他们国家的婴儿出生就会哭吧?”“胡说八道!哪个国家的婴儿出生以后都会哭。”“有道理,那么你说是为什么?”“因为他们实行的是自由民主制度!”“哦,那索马里、海地实行的不也是他们那样的制度吗?””那是因为这些国家没有掌握自由民主的真谛。“”那为什么不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婴儿没有掌握哭的真谛呢?““你这奴才!”

         “你给孩子们讲的答案错了,一加一不应该等于三!”“难道你以为应该等于四吗?”“不等于四,但也不等于三,应该是等于二。”“可是教育我的那些教授们都说等于三,你反对那些教授的观点,就是反对科学!”“哦,你查查他们做的小学作业里面,看看他们是说的等于三吗?”“你以为已经成人了的我们,还应该从小学知识学起吗?你这愚民、五毛、奴才!”

        穷人为孩子营养不良发愁。西式共和分子劝他去竞选,“只要你选上哪怕只是一个议员,这些问题都会解决了”;市场控教他去开公司,“你赚了很多钱,自然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了”;晋惠帝最实在,说“何不食肉糜?”穷人没办法行使据说自己完全拥有的这些权利,依旧困苦不堪。给他出主意的人只好摇摇头,“这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,有权利不用,活该!”

        鱼儿要石头与自己一起要求上帝让河里的水更多,“这样我们的自由空间就会大起来。”石头回答说,“我们不能游动,要更多的水干什么?水更多,我们沉得更深,更容易被污泥埋没。不如你和我们一起要上帝给与我们游动的能力。”鱼儿说“那是你们自己的事。”石头说“那就等我们争取到游动能力再说吧”,鱼儿大骂,“你们这些奴才、五毛!”

        甲为了长寿要妻子一起到某地去度假。妻子劝说“电视上说了,长寿的根本在好的心态和好的生活习惯,那里的环境与长寿并没有本质关系,”甲不快,“电视上说的就可信吗?”妻子说“那么传言也未必可信。现在事业正忙,过一阵再去吧。”甲怒道“与长寿相比,事业有那么重要吗?你就是想要我短命,好独占财产!”怒极驾车独去,狂行致祸身亡。

        强盗抢劫@谢作诗 ,“你说了,自利是人类道德。麻烦你让我完成一次道德行为。当然根据平等自由原则你也可以抢劫我。”将谢作诗抢劫得一丝不挂。谢作诗诉诸法院。法官说,按照法律,抢劫有罪。可是@张维迎 、@盛洪 刚刚告诫我,要依天理断案,自利是道德,道德就是天理,因此是强盗胜诉。要支付诉讼费,谢作诗只有割下自己多余的器官顶账。

         “老师,这舆论场上为什么会重雾弥漫?是上天在帮助我们吗?”“你这白痴,这不是雾,是我们大家喷出的唾沫!”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对方又派出一个人举着数据牌向我们挑战。”“那我们为什么不也派人举数据牌应战呢?”“派人举过数据牌,不到一回合就被笑倒了。哼,他们黔驴技穷,只会故伎重演用数据挑战,我们也用传统法宝对付就是。”

         教授在酒店看见刚刚把柴卖给了自己的樵夫。“你怎么也来喝酒?你不知道你的钱属于带血的GDP吗?你喝酒就是在喝自己的血!”樵夫为砍柴确实流了很多血,认为教授说的对,惶恐地把钱扔了离去。教授捡起。人问“这不是带血的GDP吗?”教授回答“他砍柴流了血,我弯腰并没有流血”。樵夫饿死了。教授说“当不了教授,又不做樵夫,活该饿死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老师,按照宪政逻辑,权力拥有者不可能自我纠正错误,所以我们应该让毒蛇猛兽组成上下院,好制衡人类的权力。”“嗯,孺子可教!”“然后,我们应该培养和组织癌细胞与艾滋病毒,来制衡动物的权力。”“哦?有道理!”“然后,我们应该要谁来制衡生物的权力呢?上帝和魔鬼吗?”“呃。。。。。。”“然后,谁来制衡神的权力呢?”“住嘴!”

        某甲恨自己居住的地方没有山,大骂“这是什么生活环境?一点自由没有。简直就是监狱,把我们当奴隶!”旁人说“你要与山在一起,就到山那里去好了”。他跳脚大骂“你这奴才、五毛!我是这里的主人,凭什么赶我走?”骂完人,突然悟到“我的祖宗们都不觉得这里的环境不好,真是群猪。那我也是猪呀!”旁人冷冷道“他们未必。你就真的是猪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你应该换衣服。”“说得对,天有点凉了,该穿厚一点的衣服了。”“不是该穿厚一点的衣服,是该穿西服,才会让你获得健康。”“马里穿着西服进了重症室。。。”“你怎么看他不看美国?”“美国不是也刚打完摆子吗?到现在还没有恢复。”“穿西服也可能得病,但穿了它一定会好。你不穿西服,眼前还健康,将来一定万劫不复!”“你这怎么说话的!”

        樵夫想致富,高人告诉他,某人全家日夜生活在渔船上,后来致富了。于是樵夫把房子卖了,买了一艘西式共和牌渔船搬到山上,全家住进去,没致富。高人又告诉说,需要有好的工具,市面上有一种市场原教旨牌铁锤,好用不会坏。于是樵夫买了市场原教旨牌铁锤做工具。不久只好要饭。才知道,生产渔船和铁锤的“民主自由”公司,是高人开的。

        有个人,专骂自己头上的这片天。天晴,他骂太阳晒得他热;下雨,他骂害得他没办法晒太阳;天阴,他骂害得他没办法决定出门要不要带伞。总说别人头上的那片天好。有农民实在看不过去了,告诉他,“我们头上这片天就不错了,一年四季也算风调雨顺,给我们省了很多事。”他就骂农民是奴才、五毛、蒙眼驴。自己却绝不离开这片天去另寻好去处。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抓我?”“你涉嫌谋杀。今天上午你咳嗽,街上有个人随之死亡。”“我在家门口咳嗽,与街上死人有什么关系?”“任何问题从逻辑上追究到底,都不会有所以然,所以只能以事实为依据。你咳嗽之后,那人就死了,这是事实。当然你可以从动机上为自己辩护。”“我天天咳嗽。。。。。。”“难怪会天天有人死亡,还有什么好说的?走吧!”

        教授对正在林中散步的人说,“你危险了知道吗?如果你走了那条路,如果你一直不停步,你就会到达悬崖边上。如果这时候你身体突然虚弱,如果突然又刮起一阵大风,你很可能就会掉下悬崖。你这个笨蛋还不醒悟吗?”散步的人问道,“你说的是正站在悬崖上的那个老者的状况吗?你为什么不去劝他?”教授说,“因为他是我爸爸,我最崇敬他了。”

        某公知作曲演奏,《国际歌》曲作者找他要专利费,“你剽窃我的作品!”公知说“没有。你看你的曲谱是,索多西累多索米拉发;我的是,多发米索发多拉累西。”《国际歌》曲作者说,“这奏出来的结果一样,你就是剽窃!”公知大怒:“你信仰马克思,我信仰普世价值,这能一样吗?”《国际歌》曲作者无语,只得嘟囔着“这不就是一样的吗”离去。

        一阵风吹过,蒲公英的儿女们随风飘散。母亲无助地呼唤着:回来吧,孩子们,不要离开妈妈呀。越来越远的声音回复着在风中孤独摇曳的母亲:你还能给我们什么呢?妈妈,你对我们已经没有用了。老鼠爸爸对此感触良深:难怪人们说,“有什么别有病,没什么别没钱”。老鼠儿子点点头:就是,除了您储藏的食物,我们之间已经找不到什么沟通点了。

        海水张开双臂迎接河水的到来:热烈欢迎奋不顾身、历尽艰难、千里迢迢前来无私支援我们的尊贵客人。心底里却说:要是拦得住你们,我们情愿牺牲一半的实力; 河水谦逊地致辞:感谢你们这么隆重热烈的接待,我们是来向你们学习的,今后还需要你们多多指教。心底里却说:要是可以永远呆在山上,鬼才愿意到这里来和你们这些咸水混在一起。  

        “你怎么这么走路?”“这么走比较快,可以赶上前面的人。”“前面的人不是你这么难看地走的。”“不管,先赶上他们再说。”“他们是这样走,才在前面的呀!”“他们是起步早了很久。后面有像他们一样走的,有的掉泥塘里去了,没有比我快的。”“你怎么只跟后面的人比?”“前面的人以前也不是现在这么走的。”“你怎么不跟他现在比?”

         “你在写什么?”“在写诗。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“这是你写的诗吗?应该是李白写的。”“没看见我正写着呢么?是李白最先写过,后来很多人也写过。我以前也写过几次,不好。今天重写。”“原来是这样!你倒不去写小说?”“是准备用两年时间写一部小说。要写就写艺术水平最高的。《红楼梦》,你觉得怎样?” 

         “公评羽曰谬,不知公可能如羽般破秦?”“迁固不能。然无人如公不掩公之谬。”“然。降卒暴动,除坑杀外,有何良策,愿公教我。”“无!”“坑杀二十万关中子弟,如何立足于关中,愿公教我。”“无!”“三分关中以制汉,荡平关东之后再返关中,有何谋略可比之更胜者,愿公教我。”“我没听说过你有这样的想法呀?”“呵呵,知何谓腐儒否?” 

         “请付账。”“我不愿意,因为饭菜不合口味,服务方式也不是我想要的!”“也许你说得对,但是你必须付账,因为你接受了服务。当然你以后可以到其他让你满意的饭店去吃饭,在你付清这次账单以后。”“可是我还得继续在你们这里吃饭,但不愿意付账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你们在这里开店和你们的经营方式是没经过我允许的。所以你们这是抢劫!”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今天夸我了。”“是吗?你说叔叔不常夸你的。”“嗯,他洗衣服的时候发现我的袜子少了一只,怎么也找不到。妈妈也只会说不可能的。我不加思索的就告诉了他们:一定是与裤腿缠在一起了。爸爸听了,马上就找到了。夸我真是诸葛亮。”“哦,这么说,以后我们结婚了,不但我得负责洗衣服,还得学会叔叔的智慧,知道如何夸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灰尘不满停留于地面的际遇,以为怀才不遇,该当天上的浮云。突然风起,灰尘借力腾飞,高歌“大风起兮尘飞扬,威吓海内兮上穹苍。谁如猛士兮巡四方”。俄而风止雨骤,灰尘不但不能继续上天,反而被水流冲激成为污泥,流入低下卑污之处。“这里才是你们应该呆的地方和你们今后的形象”。“哦,明白了。”想上天的灰尘们只好接受这无奈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 张三的儿子不满于人们说张三是他的爸爸。因为他知道更多叫张三的不但不是他爸爸,还有可能是一条狗。于是他要求人们说准确,哪一个张三才是他爸爸。可是人们犯愁了:要说明哪一个张三是他爸爸,就得把这个张三的所有特征都描述清楚,岂不是要先写一本书出来?于是人们仍然只是说张三是他爸爸。他愤懑地决定,等有权力了,一定纠正人们的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 学生做错了题目,老师质问说,“你不是说你的笔很好吗?怎么写错题目了?”学生考试成绩不好,老师又批评说,“早就要你穿西服了,你偏不听,考成了这样,还不服气?”。回到家里,妻子告诉她,儿子骑单车不慎摔伤了腿。老师沉吟半晌,严肃的对妻子说:“这充分证明,中国的政治制度实在太坏了。不把它改变掉,还不知道有多少孩子会摔伤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